你的位置: 三亿体育官方 > 信息中心

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11)

来源:三亿体育官方 发布时间: 2021-08-20 点击:3689

       三亿体育官方讯 漫画《崇拜与狂信的起源》   翻摄自本维基百科 在这个价值错乱的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讲述自己的故事,以获得崭新的身份,找回有意义与价值的位置。这部小说借由一个彷徨的青年作家,为了解封性爱的苦闷和对生命的探求,得到一个老政治犯的思想启迪,从此走出思想的困境,进而了解底层人物的心声,揭示存在于台湾社会内部的禁忌和荒诞面相。同时,这也是由压抑的性爱通往政治思想解放的现代喜剧。

第二章 娼妓的房间

就这样戴著面具唱歌

对苦闷和压抑的人来说,酒精是一种难得的圣品,它不需掩饰或包装,不容分说就打开你的心防,让不敢说出来的话,像受尽囚禁苦刑的囚犯们,忽然看见铁门大开一样,争先恐后地奔逃出来。现在,贺蒙特在酒精的激励之下,向童卫国发出了质疑。同样的,童卫国作为贺蒙特的先辈,他有酒精力量的助威,对于后辈的反击当然更不手软了。

“贺蒙特,你说我们同属于左派阵营的人,表示你认同我们的做法,坚决反对车轮党的统治体制。不过,这不应该这样批判我,而且措辞太严厉了。在组织形态上,你这样是以下犯上,虽然你并未正式我们的组织。”说著,童卫国清了清嗓子,睁著布满血丝的眼睛,瞪视著贺蒙特,“我们左派的人都有共同的特点,进行重大的社会改革,就算牺牲亲情也在所不辞。我不回家看我老爸,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啊。你怎么能拿这种小事来指责我的过错呢?”

“不,我不同意你的说法,这是两码子的事。你对于病危的老父亲置之不理,是明摆著的事实,你却硬把它扯上什么社会革命?就这点来说,我真的听不懂。再说,我们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左派,不是主张‘你既要勇敢地赞扬对方,也要勇敢地批判对方’?如果是的话,那麽你的说法就有矛盾。”

贺蒙特越说越是激动整个情绪沸腾起来,连他自己都察觉到了,坐在他们身后的男子,好奇地探看他们,仿佛亟欲查明他们在争吵什么?在这市郊的面摊上,仅止平凡地喝酒聊天,有必要争论得剑拔弩张吗?尽管如此,贺蒙特依然没有降低音量,按照这个气势继续说道:

“坦白说,比起阅读左派理论的书籍,我更热衷于新诗的创作。所以,在左派理论方面,你的理解和领悟在我之上,我不能跟你相提并论。而且,我和伊谟尼斯基所读的左派理论,都来自于你出借的书籍复印的。但是,你不能因为这样,就认定我的批判毫无道理,甚至认为这是对于先辈诗人的僭越。不,你才是言过其实。”贺蒙特带著几分醉意,但他的眼神是清醒的,他以清醒的目光展开回击,“如果,我们左派人士只会强烈地批判别人,不敢以同样标准自我反省的话,那麽,它就是一种虚伪的言词。”

“噢,贺蒙特啊,”童卫国露出冷笑,语调充满嘲讽,“你真是深藏不露呀,竟然抄起左派的论点把矛盾指向我,而且说的头头是道。这下子,我必须对你另眼相看了。”

“你这是在夸奖呢?或者在嘲笑我?”

“哈哈,”童卫国停顿下来,朝贺蒙特瞥了一眼,“我不告诉你。你自己的想吧。”

有段时期,贺蒙特和伊谟尼斯基很热衷于西方左派理论的书籍。当然,那样的书籍,不是中国共产党刊行的僵化意识型态的宣传品,更多的是西方文艺理论,像《马克思和世界文学》和《马克思 恩格斯论文学艺术》这样的书籍或论文。在贺蒙特的印象中,他依稀记得恩格斯在〈车尔尼雪夫斯基〉一文中,这样评论:一个产生了杜勃留波夫和车尔尼雪夫斯基作家,两个社会主义的莱辛的国家,决不会因为一度产生了像巴枯宁这样的骗子和一些好吹牛皮,像癞蛤蟆一样不自量力、到头来总是互吞食的不成熟的大学生,就会灭亡的。其实,就是俄国年轻一代中间,我们知道也有一些在理论和实践上有杰出才能和高度毅力的人,他们靠自己的语言知识,在熟悉各国的运动方面超过了法国人和英国人,而在处事灵活方面则超过了德国人。

恩格斯在〈善和恶〉文中提及,如果说,在真理和谬误的问题上我们没什么前进,那麽 在善和恶的问题上就更没有前进了。这一对立完全是在道德领域中,也就是在属于人类历史的领域中运动,在这里所播种的最后的、终极的恰恰是最稀少的。善恶观念从一个民族到另个一个民族、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变更得这样厉害,以致它们常常是互相矛盾的。但是,如果有人提出反驳,说无论如何善不是恶,恶不是善;如果把善恶混淆起来,那麽一切道德都将完结,而每个人都可以为所欲为了。

跪著看书的门徒

“卫国兄,我说句不中听的话。我觉得你太不近人情了,至少在对待你老爸这件事情上,你是站不住脚的。”贺蒙特说道。

“贺蒙特,你羽翼丰满了,终于敢向我开火啦。”童卫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,与此同时,他又不能在后辈的面前示弱,必须维持大诗人的尊严和地位才行。“不过,我趁这时候明白告诉你,以后你是应该多读点社会主义方面,否则没有读懂社会主义的精髓,就无法效忠拥护‘祖国’啊!”

贺蒙特听见大诗人说出“祖国”二字之际,犹如遭到闪电击中一样,整个人险些弹跳了起来。他抬起头来向四周打量著,尤其坐在童卫国后面的男子,动作有点奇怪,表面上看,他低头专注地吃著阳春面,慢条斯理夹著各种小菜,实则仿佛在偷听他们之间的议论。一个明显的例证是,男子碟子里的卤味快吃光了,他立即吩咐老板添加卤味。依照贺蒙特敏锐的观察,那男子的举动太不寻常了。只是,现在童卫国正处于愤怒的情绪当中,不容易发现躲在暗处的危险。童卫国直接挑明要贺蒙特多阅读左派的政治理论,似乎有著底气和骄傲的来源。他经常告诉来访的朋友,他是《红猪诗刊》主要成员之一,对台湾的诗坛发挥著很大的影响。此外,他们对于某些政治书刊特别崇敬,几乎把它们奉为生涯中最高的指导原则。

他说,有一次,赫大头来家里坐客,他们足足畅谈了三个小时,还觉得意犹未尽。他们批评的范围很广,从车轮党的败行劣迹,到建设新中国的远大理想,以及伤痕文学的价值,全部纳进他们激荡的对话里。他们尽情地喝著威士忌,吸著古巴制的雪茄,聆听著莫札特的音乐。说到激动的时候,赫大头从背包里取出一本《毛泽东选集》,敬奉似地把它拿在左手上,突然像一名战地士兵,抬起自己的右手,向《毛泽东选集》施以敬礼。按照童卫国的描述,他看到赫大头向伟大的毛主席致敬,自己感动得快要掉下眼泪。因为在他们极左统派的阵营里,赫大头就是神的化身,永远的精神领袖!赫大头有著数不完的功绩,他是《狂潮怒涨》杂志的创办人,通晓英语和日语,撰写并出版过多部小说和文学评论集。所以,他率先做出向《毛泽东选集》敬礼的动作,自然雄辩地鼓励著童卫国的仿效。

那时候,童卫国家客厅里的高级音响正播放著莫札特谱写的《魔笛》,这首曲子是赫大头及其追随者童卫国最为推崇的音乐杰作。因于赫大头的表率举动,带著微微醉意的童卫国,踏著欢快的步子,穿过莫札特的音松下中,来到他的书房里。他立在众多简体书籍的面前,寻找著他接下来要展示的书籍。从这个动作来看,他平时是在翻阅这类书籍的。果真,没花多少时间,他找出一部《刘少奇选集》,脸上现出得意的神情了。于是,他三步并作两步,重又回到赫大头的面前,恭顺地站定以后,马上把书移到左手上,完全仿照赫大头刚才的动作,抬起右手向《刘少奇选集》敬礼:“报告主席,我们衷心向您表达,我们永远拥戴您的领导!”

贺蒙特听著童卫国转述这些事情的时候,禁不住升起一种想法:《毛泽东选集》和《刘少奇选集》印成文字以后,仿佛发挥著更大的力量。首先,它们是台湾极左人士的圣经,从他们打开第一页开始,它们就以绝对的威严和渗透力,完全占领信徒的心灵,直到合上最后一面,它们的政治教条继续发出令人畏惧的声音,让狂热的信徒向它们施以最高的敬礼。不过,贺蒙特的想法刚好相反。在他看来,如果不是社会主义思想以及极左思潮的腐蚀作用,赫大头和童卫国应该会是个正常的人?他们会有正常人的感情,有著正常人的思想。不仅如此,他们生活在正常的社会里,就不会忘记世间的人情义理,没有失去做人的尊严。是他们擅自打开政治洪水的闸门,让单纯的情感生活成为一片汪洋?(未完待续)

作者:()

作家、翻译家,日本文学评论家,著有《日晷之南:日本文化思想掠影》、《日影之舞:日本现代文学散论》、《我的书乡神保町》1-10卷(明目文化即出);小说集《菩萨有难》、《来信》;诗集《抒情的彼方》、《忧伤似海》、《变奏的开端》《迎向时间的咏叹》等。译作丰富多姿,译有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、松本清张、山崎丰子、宫本辉等小说。

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11)

本文标题: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11)
网站关键词:三亿体育官方,三亿体育官方注册,三亿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bevillardlaw.com/xxzx/18.html